红人馆 齐溪这颗明珠被埋没了就太可惜了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10-04 07:12   99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红人馆 齐溪这颗明珠被埋没了就太可惜了

  她给人的感觉有点像下面这张照片,轮廓有、面目无,脾性未知,有自己的风骨。

  《我就是演员》里《岁月神偷》这一出一播。她和对手戏演员涂松岩就都获得了不少留意。其实比起表演,我更中意她身上那股劲。章子怡说这个情节哭得更颤抖、动情一点会更好,她说:

  “我不愿意骗自己,如果我哭不出来,如果我不是真的到了那个地方,我就选择不去做那样的表演。”

  特别磊落,特别真。把自己当做一根光秃秃的树枝,扔进雪地里感受,如同每个人光溜溜地被扔到世上来经历。我第一次从形式上感知到了“演戏的悲壮”。

  这也特别符合她之前说过的一句话,“我不能拿行活去骗人,我得拿真心去骗人”。

  我也喜欢张纪中谈到相貌时她的反应,整张脸都笑开了,眼纹都跑出来。说,“确实不漂亮。”

  所以她才不拘着样貌吧,无比投入,一整场演下来头发都没理一下。粥倒在地上,雨晕染在衣服上,风把垃圾吹散了一地,齐溪的一些表演细节配得上这样生活化的还原。

  儿子一动不动,她疯了般地往嘴里送粥,说“你看妈妈。”于是就有人说,齐溪能把食物吃出情绪来。我先想到了《天下无贼》里刘若英吃烤鸭,接着又想起齐溪本人在《万物生长》里吃虾。于是相当认同这句话。

  《万物生长》里齐溪饰演白露。她是控制欲超强的女生,在影片里撞破了秋水和柳青的感情,上门捉奸。在爱情里被逼疯的女人内心什么样?不就是白露这样,嘴里嚼着红艳艳的大虾,外表却像一只破碎的花瓶。

  当然也有人说,得不偿失啊,形象尽毁。有人开八卦楼怼她,“一个惊天发现,齐溪长得是真丑...”。(齐溪在那部电影里全程素颜。)

  但她是小众的话剧迷里心中的迷人女郎。《恋爱的犀牛》,这部出自孟京辉的经典话剧,她是第四代的“明明”,演过1000多场。她往舞台上一站,谁敢说她纤薄的身材不漂亮。浑身的那股劲,跟话剧的气质贴得严丝合缝。

  有人说她是被忽略的那个 “名导收割机”,她演过不少好导演的作品。但齐溪说很多合作机会都是一个电话的事——不是她送上门去,是橄榄枝伸到门前来。

  比如娄烨因为看了齐溪的《恋爱的犀牛》,于是把电影《浮城谜事》中的一个角色交给她。没有试戏,直接去定妆了。她也因为电影里为了爱情步步为营,不惜设计杀人的桑琪,拿到了金马奖的最佳新人。那正好也是她第一次演电影。

  齐溪的文笔也不错,她把这点归结成“一点天分”。而喜欢表演,在她看来是命中注定的职业。第一次站在摄影机前的时候是7岁,在片场,需要演绎一个因为父母感情而暴哭的小女孩。她怎么也哭不出来。

  周围的导演和统筹都决定给这个小女孩上眼药水,她非常犟地拒绝掉。最后因为母亲佯装要走,真情实感地哭了。很多喜欢也是事先都写好了的吧?

  我们接受了太多的“优秀”教育,主动或者被动地去成为一个样样都好的人。于是常把时间花费在改造上,从不正视唯有往“那个方向”你才会腾腾生长。

  所以我看到齐溪在小作文里写,“演戏是我唯一会做的事”,就觉得这么光明磊落地看待自己真是太好了。